欢迎进入福建保险网!
学会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会动态 > 学会动态 > 正文

王稳:保险业应加强自主信用评级体系建设

2016-05-19 09:13:37来源:中国保险学会作者:阅读次数: 添加收藏
摘要:

 

中国保险业发展的内外部环境在近一年发生了巨大变化。保险新“国十条”带来的政策红利逐步显现,保险生态和价值链日趋成熟,保险发展机制不断完善、结构快速变迁,一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所需的现代保险服务业已显雏形。

与此同时,保险业承载了更多的历史责任和使命:为“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为我国企业走出去保驾护航;为国内业态变化、大众生活提供风险保障;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供担保;为人口老龄化提供可行的解决方案。

保险业承担了太多的责任,这种担当,对于风险承担的可持续以及偿付能力均会产生巨大的挑战。金融系统的核心是风险管理,而风险管理的核心是信用分析和评估。因此,保险公司的信用评级尤其重要。从客观中立的角度,分析和评价什么样的保险公司是一家好的公司,不仅对于保险消费者,而且对于保险业的发展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依据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课题组最新的评级结果,中国保险公司都在“B++”级别及以上,大部分获得 “A”以上的优质评级,普遍高于银行类金融机构,更高于其他非金融行业。并且,总评级最优秀的公司也全部是中资保险公司,评级最低的几乎全部为外资保险公司。此前,穆迪和标普下调评级结果显然没有考虑中国国情,忽略了中国保险业发展的巨大潜力,从穆迪评级模型和技术角度看,只有政府债务负担上升勉强算是一个可以商榷的理由。

中国保险业仍然存在一些薄弱环节,特别是缺乏信用评级领域的话语权和议题设置能力,在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下应对外部冲击的能力还需要进一步提高。针对这些薄弱环节,笔者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建设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增强全球话语权。1月27日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研究项目(TTCSP)发布的《全球智库报告2015》显示,中国的智库数量为435家,和美国1835家的数量有明显差距。而且,从智库排名来看,中国排名最高的综合智库社科院也不过31名,距全球顶尖智库尚有一段距离。而对中国保险行业来说,目前在智库建设上更是全面落后,也不符合中央在2015年1月发布的《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的文件精神。

目前,中国在海外的净资产超过18万亿美元,如何保障这些海外资产的安全性成为中国保险行业亟待解决的难题。本次穆迪事件就给中国保险行业发出了一个预警信息,如果不在国际市场上发出自己的声音,任由一些虚假或不实信息传播扩散,“三人成虎”,将给中国资本的全球布局带来一定负面影响。此次事件中的穆迪公司,在全球36个国家雇佣了超过10400名员工,其中,有1600名信用分析师和70名经济学家,2015年营业收入超过35亿美元。与之相比,中国保险公司拥有的研究人员数量微不足道,另外,也不设银行或证券行业系列研究员等研究型岗位。保险业还没有完全转变粗放式发展的模式,没有做到业务的精细化和科学化。中国保险业可以尝试通过此次契机整合保险行业的研究智库体系,逐步打造一支可以应对国际市场风云变换的研究队伍,增强保险行业的软实力。

借鉴香港经验,适应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在穆迪大规模的调整中国主权债券和相关企业的评级展望之后,无独有偶,穆迪在3月12日也下调了香港的评级展望。但是,香港另辟蹊径,对穆迪进行了“另类”回应。香港证券期货事务上诉审裁处在3月30日宣布对穆迪处以1100万港元的罚金,称后者在2011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对49家中国公司的企业管制表示担忧,导致相关企业股价下跌,违反了香港证券期货条例。香港证券期货事务上诉审裁处认为,穆迪在发布这份报告时误导公众,并“实质性违反了”香港证监会行为准则的“一般原则”。

从香港的经验中可以看到,在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下,政府有必要对市场利益相关方进行有效的约束和管理。众所周知的实情是,对于次贷危机与欧债危机的爆发,包括穆迪与标普在内的评级机构都曾经“功不可没”。评级机构作为重要的市场参与机构,需要对其评级行为负责,不能一方面对债务发行人评级;另一方面又收取债务发行人的评级费用。在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下,中国作为主要的债权人代表,可以将“供给侧改革”扩展到评级市场,一方面,通过立法约束现有评级机构的行为;另一方面,尝试建立债权人视角的评级体系。

防范或有债务,强化金融系统稳定性。此次事件中穆迪提到的或有债务问题需要引起中国保险业的高度重视。或有债务并不会在政府的统计数据中反映出来,而根据“冰山理论”,这些或有债务可能就是最大的风险来源。保险业作为专门的风险管理机构,需要对这些可能引发巨大损失的或有债务保持高度警惕,并尽早参与制定解决方案。对中国来说,或有债务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地方政府债务,二是养老金未来缺口。

目前,在地方政府债务方面,政府已推出了“限额管理”等重要措施,并且计划通过三年的债务置换计划,解决地方政府债务这一或有债务问题。而在养老金未来缺口问题上,根据社科院发布的《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5》,目前尚有1万亿元的个人账户资金缺口,需要妥善解决。中国保险业可以在政府解决养老金缺口问题上积极作为,增加企业年金等商业养老保险的覆盖,完善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

(作者系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国别风险研究中心主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