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福建保险网!
金融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保险超市 > 金融资讯 > 正文

一季度降准降息概率小

2015-01-19 11:46:47来源:中国证券报 作者:沈建光阅读次数: 添加收藏
摘要:
  2014年12月PMI数据与诸多高频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在进一步放缓。与此同时,受需求疲软和油价下跌的影响,通缩压力仍然不小。对此,货币政策有必要进一步放松给予支持。然而,考虑到上次降息后银行间利率反而上升,融资炒股风气大盛,央行出于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和金融稳定的考虑,可能会推迟降准降息。笔者预计,未来一段时间,货币政策仍将更多的采取定向宽松措施。

  经济增长放缓趋势明显。尽管去年12月消费、工业生产、投资等数据尚待公布,但从已经发布的PMI数据以及诸多高频数据中,不难发现整体经济增速仍在下降。其中,2014年12月PMI回落至50.1%,比11月降低0.2个百分点,降至18个月新低。与之相佐证,汇丰PMI指数也呈现下滑趋势,该指数下降至49.6%,是过去7月首次回落至50%以下。

  同时,通缩风险在加剧。2014年12月CPI同比增长1.5%,比11月略有提高。其中,受季节性影响,食品价格大幅反弹,同比增长回升至2.9%,特别是蔬菜、水果等受寒冷天气影响,价格反弹明显。相比之下,受油价持续下跌影响,非食品价格同比增长0.8%,是2010年1月以来首次低于1%水平。生产领域的通缩迹象则更加明显,2014年12月PPI降至-3.3%,连续34个月处于通缩阶段,更反映生产需求疲软与大宗商品价格下调的影响。

  从经济基本面分析,当前中国经济已面临增长与通胀双低的格局,央行有必要保持宽松的政策方向。确实,从经济理论分析,央行若推出降息降准已经符合逻辑。比如,降息方面,当前贷款利率仍然较高,实体融资成本较贵,加之长期生产领域通缩,企业已经不堪重负,降低利率是诸多处于生产困境中的企业的强烈呼声。而降准方面,考虑到如今外汇占款增加已经低于以往,20%的准备金率实属过高,且未来央行在货币政策工具使用上将更多地采用价格型工具,保持过严的数量控制,同样不利于价格发挥作用,故而今年降准降息的推出也是很合理。

  然而,笔者发现,当前存在部分证据显示央行在货币政策选择上正面临两难局面,特别是考虑到国内股市风险以及全球汇率动荡格局等因素,降准降息预期或推迟到一季度以后。

  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A股市场经历一轮快速上涨的行情,远好于海外主要市场表现。毫无疑问,本轮股市上涨是基于过低估值修复、央行降息导致流动性压力缓解,以及市场对改革持乐观预期等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而在笔者看来,一定程度的股市上涨不仅是决策层乐见的,也是化解中国经济困境所需要的。毕竟股市已有很长一段时间处于熊市,蓝筹股被低估,不利于股市发挥直接融资的功能。而且股市反弹也有利于疏通直接融资渠道,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补充企业资本金进而降低企业杠杆率过高的风险。

  但是,过快的上涨却引发泡沫化风险,超出决策层预期。与此同时,本轮牛市上涨中,杠杆化产品得到大量使用,决策层正在担心金融稳定风险。从数据来看,目前市场融资融券规模突破万亿元,而实际上,这一数字在本轮行情启动前的2014年4月末才刚刚超过了4000亿元,增长之快令人吃惊。与此同时,杠杆基金、银行伞状信托等也在借助杠杆推波助澜。

  近期央行公布的信贷与金融数据亦支持了笔者的判断。数据显示,2014年12月新增贷款远逊于社会融资规模,当月新增贷款仅为6973亿元,比11月回落了1553亿元;社会融资总量却由11月的1.15万亿元增加到12月的1.69万亿元,这导致银行贷款在社会融资比重当月降至41.2%。当月社会融资总量中,信托与委托贷款分别增加2106亿元与4582亿元,增幅明显。短期内出现如此大的变化确实让人意外,也颇不寻常。

  仔细分析数据不难发现,12月表外资金的大幅扩张,实际上与当前股票大涨、资金借道委托贷款进入股市,如银行伞状信托等业务大行其道有关。此外,1月5日地方债务存量上报截止,部分地方项目寻求新的资金来源也推高了表外融资需求。因此,笔者认为,本轮股市快速上涨是建立在乐观预期的推动之上,很难想象仅靠预期而脱离基本面的过快股市上涨是牢固,加之杠杆产品的大量使用,是否会推升资产泡沫进而危害金融稳定,笔者相信决策层对此是有所担忧的。

  其实从近日证监会出手打击违规资金进入股市,银监会出手拟限定银行委托贷款来源及用途等监管层频频出手,也一定程度上验证了笔者的判断。按此逻辑,预计短期内央行采取降准的概率正在降低。

  此外,今年全球汇率动荡也将是未来央行货币抉择的重要考虑。不难看出,当前海外经济金融市场正处于动荡之中,早前瑞郎曾突然宣布脱钩欧元引发资金恐慌便是证明。笔者预计今年人民币将保持对美元贬值,对非美元汇率升值的局面,全年人民币兑美元的区间基本判断是在6.1-6.4之间。但是,考虑到今年美元加息已经排上日程,国内一旦降息,利差缩小是否会助推人民币兑美元突破6.4?央行对此存有担忧。

  总之,今年海内外经济形势变化较快,央行货币政策面临着较大压力。笔者预计,一季度内降息降准的可能性不大,采取更多定向工具可能是次优选择。实际上,有报道指出近日央行已对去年10月的那次MLF(中期借贷便利)进行了约2800亿元的续期操作,显示定向支持或是央行未来政策工具的使用方向。从这一角度而言,央行在启动了SLF、MLF以外,未来推出更长期的定向工具如LLF或有可期。

  当然,虽然央行短期政策发挥面临困境,但加快金融改革仍应坚定不移。今年年初,央行已经召开了工作会议,明确了未来金融改革的方向,包括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继续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稳步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建立存款保险制度、深化金融机构改革、推进外汇管理体制改革等。在笔者看来,上述改革的推进有助于人民币早日实现基本可兑换,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同时,面对当前经济疲软的态势与货币政策两难,财政政策需要发挥更多作用。今年财政赤字目标尚有较大空间,财政存款高达4.8万亿元,此时增加民生支出,对于稳增长、调结构均具有重要意义。

  更进一步,为缓解当前货币政策困局,在金融改革加速推进之时,也需要财税改革、国有企业改革等协调配合。毕竟当前大量预算软约束企业的存在,一定程度上与贷款主体选择和价格定价难以市场化、货币政策传导失效等密切相关。值得肯定的是,财税改革与国企改革均是今年改革的重中之重,一旦能够切实推进,必将有助于理顺当前央行面临的困境,缓解定向货币政策难以承受之重,并为中国经济带来制度红利,支持今年7%的增长目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