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福建保险网!
学会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会动态 > 学会动态 > 正文

黄洪:基本养老缴费水平仍可下调

2016-05-05 10:03:40来源:作者:阅读次数: 添加收藏
摘要:

319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黄洪认为,在未来一个时期,基本养老的替代水平和缴费水平都有下调的空间,克强在记者招待会上讲,五险一金仍然有下调的空间,所以政府这边第一支柱基本养老基本支柱在这里。

他还指出,因大病致贫、大病返贫的问题在农村在城镇居民还是比较突出的问题,从基本的养老和医疗制度可以看出,这个保障水平是比较低的。所以国家的基本养老保障是保基本广覆盖。

如下为文字实录:

黄洪:我今天想讲的就是构建中国特色的社会保障体系必须大力发展商业保险。

我想讲四个层次,简要的。

第一,我国社会保障制度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经过20多年发展,我国社会保障制度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已成为世界上覆盖人数最多的社会保障制度。2015年,基本养老保险参保人数达到了8.57亿人,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超过了13亿人,覆盖了95%以上的人口。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大国,我国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可以说是人类社会有史以来最浩大的社会保障工程。这是我要讲的第一个观点。

第二,目前的社会保障体系尚不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民生保障需求我国正逐步进入中等收入国家,2015年人均GDP已经达到了8016美元,人民群众对养老、医疗保障需求在不断提高,从国际经验来看,我们看国际经验养老保障。养老金的替代水平要达到70%以上才是一个比较合理和理想的水平,才能确保退休后的生活质量不至于大幅下降。那么我们看我们现在中国的实际情况,刚才王理事长从现金流的困境讲了这个问题,我讲几个数据。

我最近看了一个资料,中国老年社会最终调查报告有几个数据我提供给大家。

机关事业单位离退休平均人员的离退休金每月3714.7块,城镇职工基本养老金为2400块,城镇居民的基本养老金为1387.2块,农村社会,农民养老金现在大概是141.2块,农民基本养老金又前年55块加到70块,加上个人缴的,农民能拿到141.2块。城镇职工平均替代率水平是45%,所以我们从养老来看。

从医疗来看我也给同志们提供几个数据。

2014年,我国城镇职工政策范围内医疗报销比例70%,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医疗费用报销比例50%,这里一个前提政策范围内的医疗费用。如果我们加上政策范围外的医疗费用,是什么概念?

我们一个人生病,那医保目录内的药品目录,耗材目录、服务目录这是政策范围内的,那么我们很多的治病用药是超过了医保目录,这一个如果加上来,实际上个人的承担的费用也就说报销的费用在整个医疗费用里面的比例会下降很多,也就说城镇居民达不到70%,应该在60%左右。

城镇居民和农民居民,刚才讲城镇职工大概60%。城镇居民和农民的报销比例应该低于50%,那也就是什么,当我们一个人有病的时候,个人负担医疗费用,职工大概是40%左右,城镇居民和农民大概大头还是个人负担。

这就是说明什么?我们现在看,因大病致贫、大病返贫的问题在农村在城镇居民还是比较突出的问题,这是我们从基本的养老和医疗制度可以看出,这个保障水平是比较低的。所以我们国家的基本养老保障是保基本广覆盖。

第二,我们构建一个完整社会保障体系,第一支柱就是政府,第二支柱就是企业。我们现在企业的年金仅局部在部分的行业和企业,社会化的进程还比较低。未来商业保险的发展如何?直接决定了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退休后的生活质量会不会下降?老年人的医疗费用,个人支付比例能不能有效降下来?所以这是我讲的第二个观点。

第三,大力发展商业保险是完善社会保障体系提升民众保障水平的重要战略举措。从国际经验看,社会保障制度朝着多层次、市场化和自我积累方向发展是大趋势,越早改革越主动,我国必须不断完善基本保险制度,形成民生保障基础安全网的同时,加快构建政府企业个人共同责任的社会保障体系。

从政府来看,我们认为现在政府要提高基本医疗和基本养老保障的水平难度非常大,这就是刚才王理事长讲的现金流的困境问题。但是我们国家又到了一个快速进入老龄化社会,我在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个。

我国每年基本养老金的总支出增长已经快于总收入的增长,目前大概是5个百分点,对于财政补贴依赖越来越高,近15年来,财政补贴年均增长达到了19%,财政补贴社保养老支柱的比重已超过15%,如果扣掉财政补贴,基本养老保险几乎没有当年结余,这就是刚才王理事长讲的。

而且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财政收入增长放缓,国家财政满负荷或者超负荷,无力保证基本养老的提高,所以在未来一个时期,我认为基本养老的替代水平和缴费水平都有下调的空间,克强在记者招待会上讲,五险一金仍然有下调的空间,所以政府这边第一支柱基本养老基本支柱在这里。

第二支柱企业情况,我们中国企业应该讲社会保障的成本是比较高的,负担比较重的。包括五险一金人力资源成本已经接近50%,所以国家虽然对企业补充养老补充医疗给予了税收优惠政策,但有能力有条件的基本缴费之上再为员工补充养老的企业非常有限,因为企业要讲究它的合算。所以我们现在看企业年金制度仅仅覆盖了城镇就业人口不足7%的比例,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企业负担过重。

民众对未来养老医疗的担忧,习惯于大量个人储蓄和个人投资,目前我国大中城市养老储备中选择银储蓄的比例大概在33%,选择不动产股票、基金等个人筹集的比例在49%,所以我们国家有个人住户储蓄存款2015年已经达到了55万亿人民币。我国已经进入经济下调周期,难以抵御通胀风险压力,由于存在个人投资不成熟,投资能力参差不齐,市场风险大的问题,个人养老方式非常脆弱,不能抵御风险,难以为老年生活提供稳定现金流,因此这就需要大力发展商业养老保险和商业健康保险。

最后一个问题,发展商业健康保险,既要靠政策撬动更需要商业保险苦练内功。我们这里面从“十三五”规划提出构建职业年金、企业年金和商业保险多层次的养老保险体系。无论是从国家战略层面还是市场需求层面,商业保险都应该在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这个作用的发挥,一方面要政策来撬动,商业养老保险和健康保险发展离不开政策撬动,我国商业健康保险税收政策已经实施,下一步应该尽快的试点推广到全国,更好体现税优政策对纳税人的普惠,同时推出商业养老保险还有研究一系列郑则推动商业养老保险的政策措施。

即使有好的政策,商业养老保险和商业健康保险不一定能发展起来,就需要商业保险机构要解决三方面的问题。

一是,体制机制上的改革。应该看到目前我国的保险公司仍然存在着管理成本高,机构僵化等问题。刚才张所长讲到,为什么内地人跑到香港买保险,香港的保险主要优势,一个是价格低、保障高、预期收益率稳定而且比较高。那么为什么国内的保险产品做不到?两方面的因素,一个就是我们的风险成本管理的水平。第二,就是我们的运营管理成本。这就是什么?这就是体制机制上的问题。

第二,养老医疗管理技术的提升。

第三,人才,人才短缺是制约商业保险发展的最大瓶颈。

我的结论发展商业保险有必要,但是发展商业保险靠政策,更需要商业保险公司苦练内功,我的发言完了,谢谢大家!

标签: